忍者ブログ
本居伊槻守豪歪三郎夜明。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大家好,又到了截稿的時間(眾毆)
(浴血爬出包圍)咳、呃喔...我、我是說,我來補上個月缺交的部份了啦(口齒不清)
 
其之一,禁止侵入、騷擾、破壞關閉門窗、熄滅照明、休止作息的民宅及其居民,對其造成任何傷害或損失。
其之二,禁止騷擾、破壞營業中的所有店面,對其造成任何傷害或損失。
 
夜三條,或稱作「守門犬三禁」、「地獄犬的三守則」。這是規範夜街秩序,最基本也是唯一的法則。只要不觸碰到這三條規矩,不論做任何事都不會受到干涉,幾乎可以說是絕對的自由。然而這最高準則雖以夜三條、三禁或三守則之名為夜街居民所熟知,但卻鮮少有人知道那第三條規矩到底是什麼。
 
 
燐牙與二十四爪之一正面對峙著,雙方以毫不保留的敵視對望著,只是爪的眼中帶著一股職業性的端詳神色,燐牙眼中則夾雜著一抹期待的亢奮。
而憐牙則是站在燐牙身後一步,背對著燐牙以免她背腹受敵。
爪跟燐牙依然一言不發,反倒是負責截斷退路的戰鬥員「胞」的其中之一多嘴,看著憐牙手套末梢的鋼指套,輕浮的笑道:
「哈哈,小貓咪在手指上戴著貓爪,以為這樣抓人就會比較痛嗎?女人就算名氣再大,打起架來還是娘們的手段跟想法嘛!」
一大群基層的胞聽了都大笑起來,然而憐牙本人卻毫無反應,卻是燐牙冷哼了一聲:
「爪套是用來增加攻擊性?哼哼,自以為是的天真也該有點限度吧。」
「妳說什麼!」
一些胞聽到燐牙輕蔑的口氣都忍不住就要衝上前來,但爪還來不及開口制止就看到一個人影竄進忿恨的胞群中,隨手打倒了幾人後將最先開口的胞抓了就走。
原來行動的是憐牙,作為基層戰鬥員的胞遇上她根本是毫無招架之力,只能乖乖束手就擒。背對著憐牙與她手中人質的燐牙微微側過頭來,說道:
「這孩子手上的爪套啊,是因為她的爪子太厲害,我為了壓抑這過於強大的破壞力才送給她的。順便也是為了給你們這些不長眼、瞧扁了這孩子可愛的十指的笨蛋一點危險警告的標誌啊。」
燐牙說話的途中,憐牙一邊加強施加在那個胞手腕上的握力,只見他額上不斷滲出冷汗,臉上扭曲的連呻吟都發不出來。直到燐牙說完,他被憐牙握住的手腕上傳來一陣乾枯的碎裂聲,才殺豬似的叫了出來。
憐牙放開他的手,改在他背上重重一推,他才連滾帶爬的帶著斷折的手腕回到同伴隊伍中。而即使見到手下如此下場,爪依然是面不改色,冷靜的對剩下的手下宣布道:
「你們都不要輕舉妄動,這兩隻貓由我自己收拾。」
「哦,對對,差點就忘記正題了。」
燐牙鬆了鬆手指關節,期待的笑道:
「那就……來吧!」
以此為信號,持續對峙的兩人同時發足向對方衝刺。從爪空手向燐牙衝來的樣子看來,他似乎也是屬於徒手格鬥的類型。
兩人接觸的一瞬間迅速的交替了幾次攻擊與防禦之後,再度相互拉開距離。
燐牙再度擺起架式縮短距離之時,突然迎面飛來幾件事物。她連忙頓了一步,硬是扭動身體避開,還來不及確認是什麼,爪已經尾隨那些東西逼近燐牙身前。
失了先機的燐牙只有招架的份,雖然勉強抵擋住大多數的攻擊,卻也中了不少招。相準爪一輪猛攻過後的空隙,燐牙總算搶先一步抓到對方準備出招的手,用力一扯打亂平衡,另一手掌緣就順勢取向對方胸口。
雖然對方也不愧是二十四爪之一,及時擺脫她的掌握退開化掉了這一擊,但至少已經爭取到喘息的時間。
抵擋攻擊的雙手開始出現麻痺感,遭到最重攻擊的左肩也開始有使不上力的感覺。燐牙望著眼前的對手,感覺著敵我之間確實存在的實力差,全身開始止不住的顫抖。到底是興奮的顫抖還是放棄的顫抖她也說不上來,但總之就是止不住的顫抖。
這時她看到站在後方的憐牙,突然感到一陣安心,同時一種異樣的情緒完全蓋過與爪決死的想法,促使她開口喊道:
「憐牙,開路吧!」
「什麼!」
爪聽見這句呼喊,下意識的就要轉向憐牙,但燐牙一邊揮拳朝他進攻,一邊喊道:
「你的對手還在這裡呢!」
說著這句話時,憐牙已經清出一條路,騎著貓月神脫出包圍網了。燐牙見狀作勢一個掃腿迫得爪躍起,瞬間雙掌全力推向他胸口後轉身就跑。身在半空使不上力的爪連忙掏出飛刀射向燐牙,但早已鞭長莫及。先一步搭上貓月神的燐牙催動油門遠遠拋開了舍別婁的使者。
僅有幾名動作較快的胞迅速翻上機車緊追在後,但陸陸續續跟上的追兵拖出了一條長長的車陣。
如此一來不論如何都一定會被爪追上的,燐牙想著,然後下意識就對憐牙打了暗號。
然而總是默契十足的憐牙卻遲遲沒有行動。
疑惑的燐牙正要開口詢問時,一隻手朝她頭頂拍下。恰到好處的力道伴隨著一句:
「在哪裡?」
是憐牙溫吞的聲音。這時燐牙才醒悟道:
「貓月神!」
還沒經過改裝的貓月神與貓又不同,內裝完全是出廠時的樣式,當然也不會有剛才要求的蒺藜釘。現在才想起這個事實的燐牙皺緊眉頭:
「早知道就先叫他們改裝了,至少先裝個電擊管……算了,總之只能甩開他們了是嗎!」
下定決心之後,她們的奔馳瞬間散發出截然不同的氣勢。
 
爪跨上自己的機車,順著手下的長龍全速前進,到了最前端卻不見意料中的兩人一車。他問了最前頭的一名手下,回答卻是對方突然加速逃脫,除了幾個人之外剩下的全都跟不上她們。
他嘖了一聲,確定了追上去的人數後,拋下身後的車陣加速往前追去。
過不幾分鐘,卻在道路前方發現數名手下的車影。
原來他們也被甩脫了。
不得已之下,只好要求情報部「耳」的成員協助。情報不斷的更新,但卻老是沒辦法追上那兩個女人。
他慢慢焦燥起來,也跟耳的人起了幾番口角。但是沒有他們的情報也完全無從行動起,拉下臉來跟他們再次取得聯繫後,抬頭一看天空,又嘖了一聲。
他向耳要求情報的口氣又粗暴了起來,但這次耳的人們卻似乎很能體諒他暴躁的原因,只是盡可能加速提供他更正確的情報。
但時間無情的流逝。當他總算追上目標的時候,眼中映出的是以微明的天幕為背景,大剌剌將車停在路中央的兩人剪影。
慵懶的半倚在車身上的其中一人──燐牙有恃無恐的開口說道:
「那麼,請終於登場的爪大人告訴我們,鮮為人知的夜三條之三內容究竟是些什麼吧。」
他咬牙切齒、忿忿的說道:
……天亮為止。」
對著懊悔中透著一絲疲憊的他,以初昇的朝陽陪襯的兩名女性露出了誇示勝利、魅力十足的笑容。
當然,他迎著光的睏倦雙眼看不見這些笑靨,也聽不見她們上車離去前留下的餞別語。
Did you have a good time?』
PR
COMMENT FORM
NAME
URL
MAIL
PASS
TITLE
COMMENT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TRACKBACK
TRACKBACK URL > 
忍者ブログ [PR]
"穎空樹居" WROTE ALL ARTICLES.
PRODUCED BY SHINOBI.JP @ SAMURAI FACTORY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