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本居伊槻守豪歪三郎夜明。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好想砍掉重練(倒)
 
  松壽丸習慣看著曚昧不明的天空逐漸透出種種色彩的瞬間,相較於喜歡,緬懷佔的份量似乎大了些。
 
  母親在他五歲那年病逝,從家僕那輾轉聽來的:母親去世時正是天朦朧未明的時刻,兒時的他天真的認為母親幻化作日輪繼續守護著自己,因此他將這份孺慕之思轉移至日輪,對具其形或象徵的事物開始有了執著。
 
  但隨年歲漸長,松壽丸對母親的記憶同竹簾輕掩,只能依稀辨認其輪廓,或偶然觸動的思緒如狂風大作時漫天翻飛得以窺得其貌、徒具片段。久而久之,對母親的眷戀似也不再纏繞其身,但數年來的習慣亦非輕易改得,最後任它轉化為悼念母親的儀式。
 
  他百無聊賴的倚在遮雨窗旁望著日輪、望著日出日落,總是如此;旁人只覺他孤僻便隨他去,松壽丸亦不以為意,這日雜沓的腳步聲擾了他一派清閒,下僕慌亂前來傳達父親病逝的消息,本已成定局的事並不讓他感到意外,對來人頷首後便直往父親寢室而去。
 
 
  毛利家只是個領有吉田莊的小領主,身處於尼子家與細川家兩大勢力間,曾為家督的父親弘元自有心振興毛利家,但自從大內家迎接被細川政元驅逐的前將軍足利義植後,兩家態勢愈發緊張,位於安藝、備後的領主紛紛受到兩家攏絡;在兩家壓力之下弘元竟將家督之位傳給當時僅九歲的長子幸千代丸,兀自帶著妻子與年僅四歲的松壽丸離開居城,表面上遠離了權力中心,卻私底下聯絡細川家準備對付大內家。但不久細川家陷入內部權力鬥爭,形勢轉對大內家有利,因此不得不修正對外方針,弘元也為此與宿老交惡……
 
  人說杜康喜飲酒,然杜康又何以解憂?若杜康真能解憂,父親又為何鎮日飲酒,卻仍因憂慮尼子家與細川家的壓力,又無法承受與家內大老交惡的窘境,鬱鬱而死呢?
 
 
「…父親大人…」松壽丸無聲地喚著。
 
 
  眼見在一旁哭泣的女眷,這些父親的側室日後或落發為尼或改嫁或回故里,這些人之中真心戀著父親又有幾人?他記起母親去逝時父親斂起的神色、欲語還休,憶起告別式時自己緊捉幸千代丸的手硬是不讓淚落下……松壽丸望向已然洗淨的父親,臘白的屍身和生前沒什不同,明知已回天乏術早對父親之死有所心理準備,竟在此時期望父親能突然睁開雙眼,種種想法才生即滅,他猜想自己的表情是否與當年的父親相同。
 
  後見人(注:負責教育照顧幼主的老師)對下僕交代瑣事之後便讓松壽丸回到自己的寢房去了,一切有人代他處理,松壽丸只須哀慟。人若薤露,死歸蒿里,父親回到了最終之處,那母親呢?她不正守著自己?亦或,她晝化日輪,夜歸蒿里與父親相伴?
 
  守夜當晚親族全到齊了,俱身著一襲墨黑,隨著僧侶朗朗的經文吟唱聲,場面愈加凝重,因著這股氣氛直到僧侶離席眾人依舊緘默不語。斷斷續續的影像逐漸在他腦海連結,是往昔是現今松壽丸已辨認不清;他此時才察覺自己平時的淡漠全是偽裝,松壽丸僅是刻意不去想起、而非遺忘,幸千代丸幾乎同時感受到他的不安反握其手; 松壽丸愣愣地望著兄長,幸千代丸只淡淡瞧他一眼。
 
  翌日清晨告別式過後便是出棺,曾為一族之長,元弘之死自然非同小可,前來瞻視其遺容的人比想像中來的多;蓋棺前遺族從法師手中接過花依序放入棺木,松壽丸看了父親一眼,父親的臉埋在初春的花叢中,遺體雖存,但精神似乎隨著一朵接著一朵放下的花向更深層的地方陷落。
 
  人聲、腳步聲似被初春早晨的霧氣吸收了,雜雜沓沓但聽來並不尖銳嘈雜,回程時幸千代丸似乎說了什麼,像朦朧細雨聲,他回答了什麼?只記得幸千代丸微微皺眉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唉不是寫文的材料硬要寫的結果就是這麼悽慘STO
itsuki:世上最會拖稿的人是誰?
眾:イツキ!!!うおおぉぉぉぉぉぉぉ!!!
itsuki:世上最像富奸的人是誰?
眾:イツキ!イツキ!!!
(被打)
腥注音真是罪惡,松壽丸怎麼打都是「松受丸」囧嗯恩恩呼嘿嘿嘿嘿……那我還客氣什麼?XD
PR
COMMENT FORM
NAME
URL
MAIL
PASS
TITLE
COMMENT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TRACKBACK
TRACKBACK URL > 
eisew ap
iotm kuur
URL 2007/05/09(Wed)05:46:51
uoqax opioh
oabh apipefu
URL 2007/05/10(Thu)07:44:34
vais edox
niuqava xaagom
URL 2007/05/10(Thu)20:55:09
忍者ブログ [PR]
"穎空樹居" WROTE ALL ARTICLES.
PRODUCED BY SHINOBI.JP @ SAMURAI FACTORY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