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本居伊槻守豪歪三郎夜明。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 

 

 

 


他不斷的跑,不斷的向前跑。即便是跑到上氣不接下氣,他還是無法停下來,或者說是不敢停下來。
他的身後,永遠是一堆在黑暗中閃著名為「貪婪」光芒的眼珠,迴盪著複數不懷好意的叫喊,增增又減減。
感覺好像只要速度稍微慢下來,就會被一群餓鬼啃噬的屍骨無存。
 
他只記得他是在從學校回家的途中。剛好就是途中,正好就是那個離家沒比較近,離學校也沒比較遠的範圍。接下來就沒有記憶了。
醒來之後,他就身處在這個完全陌生的地方。
就物理性質來說,他的確很熟悉這一帶的地形,然而這裡卻跟他印象所及的氣氛毫不相同。他從來不知道夜晚的街道竟然如此熱鬧,甚至比白天的街道更加充滿活力。
根據規定,所有店舖的營業時間早在下午五點就該結束;從小他所接收到的資訊也是夜晚的世界很可怕,晚上絕對不可以外出。基本上人們對夜晚的形容簡直就像一則則都市傳說或鄉野奇譚,感覺就像晚上一出門就會碰上百鬼夜行,眼珠或內臟會被活生生挖出來吸吮,成為妖魔鬼怪的犧牲一般。
 
因此當他發現夜晚的世界熱鬧如斯之時,除了驚愕之外也有些興奮。雖然也不是完全沒感到因從小被灌輸的觀念而產生的怖懼,但依然忍不住探頭探腦,一切在他眼中都如此新鮮。
而且馬上就有人來找他搭話。一開始他也驚訝於對方的親切,然而談不了幾句,他就感覺對方不過是想從他身上搾取些什麼好處,於是他轉身就逃。
然而這卻是最不明智的選擇。一開始人們就是嗅出他身上的不安與好奇,才會不懷好意的企圖接近。如今他明顯的恐懼、竄逃,正成了對黑暗中的野獸最具吸引力的獵物。
他只能不斷的逃。甩開舊的獵人,又引來新的掠食者。
 
 
她不斷的衝,不停的催動油門。即使是引擎的咆哮尖銳到近似哀號,她還是無法停下來,或者說是捨不得停下來。
在她們身後滿溢著怒火的咆哮轟隆聲響啣尾窮追,夾雜著從未間斷的怒吼,就像久違了獵物的豺狼群。
只要一停下來,這場遊戲就不得不結束了,她心裡清楚的很。
 
她們就像平常一樣將被某個組織納入手下的呆子耍得團團轉以後,稍微「欺負」了他一下下。就是對方沒什麼大損失,自己卻剛好能得到樂趣的程度。
然後第二天,該組織的老大果然不出所料的帶了手下來尋仇。
接下來就是固定模式了。對方總是會採用各式各樣的手段來確保復仇行動萬無一失、兼有威嚇以及宣告勢力的功能。話雖如此,但其實大致上也就那兩三類的變化,有時候她真懷疑這些成群結黨的傢伙腦袋真能運作。
規矩是除了躲在家裡睡覺的傢伙與營業場所不能動,也不准破壞及侵入熄了燈門窗緊閉的建築物外,其他的所有行動都不受限制。所以如果她們只是想躲避報復行動的話,只要縮回家裡用棉被蒙著頭就萬無一失了,但是這麼做完全沒有任何樂趣可言。
 
一開始她也曾經對與人結仇這回事感到畏懼。但是在重覆著害怕與追逐的過程中,她開始認識到想要享受除了夜晚絕不可得的樂趣,誘使對方自己找上門是最棒的方法。
而且這些人似乎不懂得記取他人的教訓。在這種混亂的世界裡幫派團體絕對少不了。但即使前來尋仇的幫派接二連三的鎩羽而歸,接著被她們挑釁的傢伙們還是會前仆後繼的自動送上門來。
只要稍微做做樣子配合一下,對方就會毫不懷疑自己的優勢,得意忘形的自取滅亡。
於是她今天依然不斷的逃。她們打從心底享受著這場看無止境的追逐遊戲。
 
 
追在身後的引擎聲一直沒有減少。距離沒有被縮短,但她也沒有刻意拉開距離。對方的確是很有耐性的緊追不捨,奇怪的是卻沒有任何壓迫的行動。
「給我停下來!趁老子失去耐性之前乖乖投降吧!」
類似這種威脅的發言從來沒有停過,但也僅止於此。
甚至沒有開火。
情況有點詭異。追逐已經持續了一個小時以上,雙方的距離完全沒有改變。對方只要發現不只沒辦法追上她們,她們還為了讓對方不至於追丟而刻意配合對方的速度,照理說應該會無法保持冷靜,多數情況下還會不顧一切的胡亂開火攻擊。然而這次的對手不但依然一派悠閒的跟在後面,而且到目前為止一次也沒有射擊的打算。
只能判斷是對方也在配合她們的速度。對方也在策劃些什麼,除此之外沒有別種解讀方式了。
「可惡!」
她暗暗吐出一句。怎麼可以落入對方的步調,反過來被牽著鼻子走!擁有主導權的應該是自己這邊才對。不如在對方的計謀還沒生效的現在直接擊潰他們?不不,這樣一點樂趣都沒有。就是要在對方使出了無新意的老套陷阱時加以破壞,看著那些傢伙露出無法置信的愚蠢表情,再嘲笑他們的圈套比草履蟲還要單純,才是真正的樂趣所在。
然而這次卻完全無法判斷對方的意圖。他們既沒有企圖逼她們走向某個方向,也不打算讓她們失去移動的手段,更不是那種搞不清楚狀況,自以為已經把對方逼到窮途末路,可悲的享受著一廂情願的狩獵快感的蠢貨。
對方只是默默的追著她們。當然其實是鼓躁不休,但卻給人一種自信十足的沉穩印象。
這種深沉的對手最難應付了。完全猜不透他們有什麼企圖,釣了他們一個小時也不露出半點破綻。
「這種人就是要給他們一點刺激,逼他們露出馬腳!」
她一邊說著,一邊撥動眼前的開關,車身側邊隨著氣壓釋放的聲音伸出數支半公尺長的金屬管。後座的憐牙抽起一支,隨手一扭看也不看便拋向後方。著地的聲音傳來之後,伴隨著強烈的閃光,後方的追兵集團便傳來一陣摔車與哀嚎的聲浪。
她們拋出的是所謂的電擊管,只要將上下兩段錯開的記號轉成相對,便能在一瞬間釋放出極強大的電能,能夠將人殛暈,也能發揮令機械故障的效果,還能設定延遲放電,是一種攜帶方便、使用容易、極受歡迎的道具。
「除了人或車直接遭到電殛的傢伙之外,其他只是被摔倒的車波及的傢伙應該馬上就會追上來了吧。」她在心裡盤算著,「這樣你們總該有點反應了吧。」
一時之間的確傳來一陣激烈的騷動,然而轉瞬間騷動隨即被平息下來,不但沒有採取任何莽撞的行動,甚至變得更加冷靜,就像從飢餓的豺狼變為憤怒的獵豹般。
「看來他們有很好的頭頭。」她對後座說道,「既然對方不上鉤,那我們也沒必要再演戲啦。」
聽見後方傳來一聲輕笑,她就以之為暗號,用力的按下煞車。車胎立刻鎖死,車身就像在地面拖行一般速度驟減。
後方的車隊慢了一步,還來不及減速,前排已經來到她們兩邊。後座的憐牙兩手一伸,抓住最靠近的兩名騎士的手,她見狀立刻猛催油門,剛才還在減速的機車騎士反應不及,連人帶車被拖著走。接著憐牙雙手一舉,兩名騎士竟硬生生的與座墊分離,飄在半空中,布偶似的被隨手拋向路邊。
確認過解決了那兩部機車後,她再度按下煞車,一邊發出高亢的摩擦音一邊一百八十度迴轉,朝向後方車陣加速衝刺。本想藉此打亂對方陣型的她卻發現,對方已經主動讓出一條通道讓她們通過,然而後方等著她們的卻是密不透風的機車陣列。
車速完全歸零時,她們已經完全身處對方鐵桶般的包圍中。這時她才懊悔的發現,原來對方正是想引誘她們衝進車陣中。過去每當遇到飛車追逐,最後她總會掉頭衝入對方車陣,在生死交關的間隙中穿梭,由憐牙在對方驚慌失措的時候大幅削減對方人數。然而這次這個習慣卻被反過來利用了。雖然不甘心,也不得不承認對方的確有一套。
然而……
「終於逮到妳們了吧,夜街的孿生貓。這下妳們是插翅也難飛了!」
她的嘴角忍不住上揚。
「趁現在快快投降吧。我跟那些路邊的小混混不一樣,只要妳們誠心的道歉,我也不願意跟妳們計較。甚至該說,像妳們這麼優秀的人才,我更希望妳們能加入我們的組織。但是妳們如果說什麼都要反抗我們的話……」
「啊哈哈哈哈!」
她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。看似首腦的那名男子一陣錯愕,但她止不住發自內心的大笑。
「妳這女人,瞧不起我嗎!」
「哈哈哈、啊哈……」好容易止住笑,她看似困難的緩緩說道:
「能把我們逼到這種地步,確實了不起!光是這點就值得誇獎。但是,你剛才說插翅難飛,呵呵,那我就飛給你們看看吧!」
「什麼……!」
對方話未說完,她已經全力催動油門,同時卻把煞車按著不放。等引擎轉數達到頂顛,她倏然放開煞車,車體瞬間向前暴衝。
排在她們眼前的騎士們一時間全都因為意料中的衝撞僵硬了身體,然而眼前一花,兩人一車已穿過貼肩而列的車牆,出現在包圍之外。
「再見啦,大叔們!」
PR
COMMENT FORM
NAME
URL
MAIL
PASS
TITLE
COMMENT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喔耶頭香XDˇ
善葛格其實這麼多稿可以積起來呀XD
下次就不用外出取材哩 OVO
G 2006/09/16(Sat)01:20:20 編集
我只對我家頭香有興趣......
因為這些在他的blog上刊登過

已經見光死了XD
driftcreator 2006/09/16(Sat)01:22:32 編集
啊你在PO的時候就已經算頭香啦:P
原來如此...尊嚴不容許他積已經見光死的稿嗎XD?
G 2006/09/16(Sat)01:25:17 編集
不,頭香是指本居的第一篇正經文
不是,是因為我和女王會譙他XD
driftcreator 2006/09/16(Sat)01:32:46 編集
幹麼一直討論頭香
因為我拖你們進來主要是要逼自己寫新稿,用舊稿矇混就沒意義了(正經)
空回 2006/09/16(Sat)01:55:03 編集
TRACKBACK
TRACKBACK URL > 
eorubif ox
ojuxoki dzuuvuu
URL 2007/05/10(Thu)20:41:44
忍者ブログ [PR]
"穎空樹居" WROTE ALL ARTICLES.
PRODUCED BY SHINOBI.JP @ SAMURAI FACTORY INC.